当前位置: 首页 > >

《蓝色骨头》影评观后感 《蓝色骨头》好看吗?

发布时间:

《蓝色骨头》最让人好奇的,当然是首当导演的崔健,在这样的人生阶段,究竟想讲讲哪些,以及,当然,讲得怎么样。
  
  影片中有两段比较重的演出,印象很深。一个,是影片真正震撼到我的一个段落,施堰萍开始演唱《迷失的季节》,陶冶在一个淋浴头下,悲绝地独自起舞,在这里,镜头配合舞蹈,直接彻底阐明陶冶的同性之爱,随后的意象镜头,把那种撕心裂肺诠释得酣畅淋漓,这一段的才华,让人拍案叫绝。另一个,是钟华那段《蓝色骨头》联网演唱。这两段的摄影和剪辑堪称震撼!杜可风的镜头真是无比强大。
  
  影片讲故事的方式没有走*铺直叙,时间线是错乱的(但是故事本身并不乱,现代部分的故事的缺点下文再表),破碎的片段逐渐搭建起一个完整的宣泄。并且以舞台、剪辑台或电影来呈现电影本身的方式,在过与现在之间,在舞台、银幕与现实之间无断点相互滑入,这些都很有灵光。过与当下两个时空,在这些方式下,不是单纯的*行*窍嗷ビ跋欤⑿纬苫ノ摹
  
  在我心里,单独《迷失的季节》那一场表演的呈现,就不虚这一场观影了。不过影片这种值得品味的段落还有很多。
  
  绝望后的释怀,让钟华的父亲,踏上了那段自己为自己安排的水葬之旅,当纤夫们抬起他的棺材,那种仪式感,是似曾相识的。在山水间,钟华的父亲扔掉那把抢,也终于扔掉了过,解开了下身,让仅有的那一颗面向阳光,赤条条来无牵挂。施堰萍一点一点把自己眼睛砸破,流出的眼泪混着鲜血而成血泪,让绝望有了一种象征性。这里也提一下,倪虹洁在影片中的表演很不错,这个血泪,自然又惊人。《迷失的季节》演出后,遭到领导狠批,三个主演都得到了处分,陶冶在走时,说自己不想再跳舞了,这是怎样一种失落。是啊,《迷失的季节》那种撕裂,好似可以耗掉他整个的灵魂,悲痛至极后的麻木,原来的表达载体,终究成了不敢也不愿再运用的武器。当做完爱的钟华躺在萌萌身上泣不成声,当萌萌被音乐和钟华逼着跳起了舞……等等,会有很多一下刻进脑子里,激起一股股味道。
  
  几乎是不出所料,崔健的电影采用了大量独白,这是把一肚子的话讲出来的最有效率的方式,当然,一定是讲不尽的,也当然,这种独白的方式和内容一定会让一些人讨厌,就像影片本身一样,会有人对它深恶痛绝吧。独白很有崔健的味道,那种孤傲的味道,那种八九十年代冲动、迷茫、热烈的气息。基本独白一出,那个时代的画面就又走进了脑子里。上世纪后三十年,中国青年的挣扎与悲哀,刻骨铭心。从内容来看,崔健最能准确抓住的还是过,或者说是他个人所属于的青春狂野的年代,但是对于当下(21世纪以后)的判断,多少有些陈旧与失真。病毒和红包乐评人此类的引入,多少跟影片大的气质上不太搭调。网络病毒这种元素还是不要轻易触碰的好,容易弄巧成拙。
  
  影片最后老年施堰萍演唱英文版《迷失的季节》时,是全片最后的高潮,过与现实完成了一次流畅的对话,悲欢离合,都变成了蓝色的冷静,刻入骨头。不过,这一部分,倪虹洁的老年妆容,比较让人出戏,一特写就穿帮,已经赶上了《绣春刀》里的王千源的胡子,也让我想到了《归来》里巩俐那不尽如人意的老年妆。比较遗憾。
  
  崔健曾在《蓝色骨头》中唱到:“多年的政治运动使人们厌倦了红色”,影片中尾声那一个淡入的全屏红色,比较刺眼。这部电影,无疑,是有一定的解读空间的,这可以算是这部电影的一个功能,创造意象,供观者各取所需。对它的解读与趣味性无关,而是提供了一个回溯国家历史、个人命运的线索。这是这部电影非常宝贵的一点。它并不是完美的,实际上我作为局外人都替它可惜,但是影片的光芒,且可以遮住它存在的问题,使它足够耀眼。
   在《蓝色骨头》上映之前,看到一个崔健的狂热粉丝在网络上写了这样一个帖子,标题是:如果崔健没做音乐而做了电影,他也一定是电影的先驱。当然这样的说法不无夸张,既让音乐人们面上脸红也让做电影的导演们心里不是滋味。毕竟,崔健在音乐上的地位无法撼动,里程碑似的就在乐坛戳着,可这个大理石做的硬石头偏偏又要跑到电影这块沃土中划出个一亩三分地来,其关注度和影响力恐怕比电影本身更具有话题性。
  
   一部《蓝色骨头》,横跨音乐电影两届;连接旧时光和新时代;还集结了两岸三地的各路主创,其中就包含了王家卫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不能不说是老崔个人魅力的胜利。但是反观《蓝色骨头》这部电影,究竟是否会因为老崔两个字掩盖了影片本身的光芒呢?答案希望是否定的。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在看片前对此有所质疑的话,相信在看过影片之后就会清晰明了了。
   和现今不少职业导演比起来,老崔这个跨界导演的《蓝色骨头》绝对是合格了。
  
   电影故事有些复杂,旧时光讲述了一段文革时期的三角恋关系,母亲施堰萍、老首长的儿子陈东、陈东的好基友孙宏之间的三角恋故事。其中的禁忌之恋在那个年代确实是难以启齿,但三人却都了然于心。受伤的总是先爱上的那个。所以爱上孙宏的施堰萍受伤了,爱上施堰萍的陈东没得到爱情,爱上陈东的孙宏最终被迫离开了文工团。三个人在命运转折的那个夜晚,因为爱情的失意和艺术的冲击,共同编写了一曲精彩的歌舞表演。让人咋舌,让人惊叹,也成了旧时光中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情节。
  
   人的命运总是比小说更精彩,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的命运。施堰萍离开文工团后做乡村教师,无奈只好选择了首长司机钟振清结婚,又生下了后来的男主角钟华。爱情的不如意使得施堰萍婚后性情极不稳定,最终拿枪误伤了丈夫成了半残废,也奠定了儿子钟华个人命运的蓝色基调。在新时代中,钟华的人生颇不得意,被现实强奸也顺便强奸了一把现实。网络音乐会的桥段能看出是老崔个人情怀的舒展,不过这一段中个人态度的表现过于明显少了些许情怀。两段故事比起来,旧的好过新的。
  
   的确,对于老崔这样一个从那个年龄过来的人来说,时代的烙印无论怎样都是深刻和难以磨灭的,不然就不会诞生出他影响几代人的摇滚乐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花房姑娘》,每个人都能说出两首来。作为标杆性的乐坛霸主,老崔的音乐在《蓝色骨头》中被充分演绎和放大了。
  
   《迷失的季节》这首曲子,可能不少人知道它还是在《*鸫蠼侔浮分校窃谡獠康缬爸小睹允У募窘凇吠耆闪擞捌木衲诤恕D隳芴郊钢植煌绺裱菀锏摹睹允У募窘凇贰S肫渌捌衾值牡阕浩痰孀饔貌煌馐浊釉谟捌芯唤鼋鍪卿秩酒漳敲醇虻ィ怯捌牧榛辏秃孟褚舴且衾值牧榛暌谎T诰墒惫庵校馐浊釉谝桓隹裨甑囊雇碇校荒吆缃嗌钋檠菀铮湟栽诘笔本韵确娴奈璧钢逵镅裕霉塾案惺艽锏搅艘淮文岩酝车恼鸷程逖椤S绕涫悄蔷涓璐"太可惜,太可气,你是春天的花朵,开在了秋天里。"无所谓性别、年代、所指范畴和人物关系,也直点影片主题。

  花朵虽美,却开错了年代。
  
  本人对新时代中儿子的故事并没太深刻印象。钟华和女歌手的艳遇透着一股子玩世不恭,符合现代人的爱情观却少了可贵。网络演唱会是个亮点,尤其有老崔的声音出镜是一大亮点。
  
  《蓝色骨头》的镜头语言值得一提。碎片化式的叙事中,画面镜头,甚至故事本身都成了音乐的小节,被老崔在自己的青春乐谱中尽情拼写。流动的影像,波普风格的浓艳色彩,碎片化的剪辑让这部电影在众多同类片子凸显了出来,也让老崔的粉丝可以通过电影强烈的感受到更为立体化的音乐。
  
  杜可风在《蓝色骨头》中延续了他对光线宗教般的迷恋。据说杜可风之所以接下这部片子的摄影大任是因为和老崔多年的友情义不容辞。
  他在这部电影中不可谓不卖力。尤其是在文革的故事段,把那个时代的色彩和时代命运通过浓烈的色彩和强烈的明暗对比和大色差表现得极具悲剧性。光线变成了雕刻的刀子,在镜头前诉说不用太过言明的故事。正因如此也使得影片几次抒情桥段都让人感从中来。尤其是新时代和旧时光中,倪虹洁两次吟唱,一次悲愤,一次带着忧伤,你会惊讶得发现倪虹洁变美了,会演戏了,也正在此时,《蓝色骨头》让你走心了。



友情链接: